葡京平台

<nav id="omgov"></nav><aside id="omgov"><datalist id="omgov"><object id="omgov"><input id="omgov"></input><td id="omgov"><object id="omgov"><tr id="omgov"><option id="omgov"></option></tr><small id="omgov"></small></object></td></object></datalist><tbody id="omgov"><samp id="omgov"><map id="omgov"><section id="omgov"><q id="omgov"><audio id="omgov"></audio><noframes id="omgov"><noframes id="omgov">

  • <del id="omgov"><small id="omgov"></small></del>
    <dd id="omgov"><sub id="omgov"></sub><i id="omgov"></i></dd>


          • 【生活】情动六弦琴——张路春大师的古典吉他梦

            2019/03/11 17:28:07 来源:葡京平台


            QQ截图20190211165337.jpg


             

              文/ 杜 娟

               吉他(意大利语:Chitarra),又译为结他或六弦琴。是一种弹拨乐器,通常有六条弦,形状与提琴相似,在现代生活中随处可见,因其音色空灵,简便易学,方便携带,受到大家的喜爱。而吉他家族里的古典吉他(Classical Guitar)被誉为同钢琴、小提琴并列的世界三大乐器之一,因定型于古典主义时期而得名。从演奏姿势到手指触弦都有严格要求,技巧精深,是在吉他中艺术性最高,最具代表意义,适应面最广,最有深度,最受艺术界肯定的乐器。


            吉他的练习和演奏都是一种“生动的动态系统”,始终要求听觉的专注与十个手指各自独立为前提的配合下,灵敏积极操作琴弦的活动。这对左右脑的开发和提高记忆力有着很大的帮助。而且学习吉他需要接触大量的优秀吉他作品,通过长期的训练和经典作品的熏陶,不仅可以使情感丰富,情绪开朗,而且还可以提高音乐鉴赏力。

             

            2019年03月11日上午,三亚市图书馆的百姓讲坛迎来了一位嘉宾,古典吉他演奏家张路春。

            在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交流中,张老师一边讲解,一边演奏,听众座无虚席认真聆听。讲座中张老师演奏了《无尽的乡愁》《爱的罗曼斯》《阿尔汗布拉宫的回忆》《斯卡布罗集市》等十多首耳熟能详的古典吉他曲目,观众掌声不断,结束后仍然不肯离去,张老师三次返场,又应观众要求演奏了四五首曲目,本来十一点半就应该结束的讲座,延续到了十二点多,这是三亚市图书馆“百姓讲坛”创建以来听众反应最为热烈的一次讲座。

            张路春,我国最早一批学习古典吉他的先行者,著名古典吉他演奏家,对中国古典吉他事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教育家。编著出版《吉他世界名曲精选》、《古典吉他演奏教程》等教材,国内很多知名吉他演奏家、高级教师都曾师从张路春老师。

            张路春老师1985年获得北京市器乐比赛古典吉他第一名;1988年在央视节目《六弦琴上的诗》演奏古典吉他,在北京电视台节目《吉他教室》演奏授课; 1990年首位在北京音乐厅举办古典吉他演奏会;1992年在上海参加“中国古典吉他演奏家音乐会 。其后,前往波兰卡托维斯音乐学院深造 ;2015年归国,活跃于国内各地举办演奏会和讲座,近几年一直担任中国音乐学院开办的全国吉他教师资格培训班导师,赢得师生们的高度赞誉,实现了古典音乐王者的强势回归。

             

            萌动

            1962年秋天,张路春出生在北京,父亲是北京生物制药所的一名技术人员,母亲在粮食局工作。兄弟姐妹四个,他在家排行老三。

            18岁那年的一天晚上,他闲来无事躺在床上,一边看杂志一边听收音机,忽然收音机里传来的音乐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声音宁静空灵中透露着热情和希望,如同山间流淌的小溪缓缓滋润了心田,瞬间他觉得整个人都融化在了琴声中,生活是如此的美好,音乐是如此的美妙,这音乐如同天籁一般打动了他。至今他都记得那是一首墨西哥吉他二重奏曲,这首曲子开启了他沉寂的心门。当时他就想自己要是能演奏出这么美妙的乐曲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从此他每天在收音机各个频道找吉他演奏曲听。同时把二哥买的闲置在一边的吉他,拿来一边听收音机,一边模仿弹拨,开启了自学模式。天分使然,无师自通,他很快找到了感觉,没多久就可以弹奏乐曲了,在弹拨琴弦的时光里他感受到了音乐带来的快乐。

            八十年代的中国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经济发展刚刚起步,交通信息都还不发达,普通民众和国外的文化领域接触很有限。那时候的音乐风格节奏明快、清晰、动感居多,轻柔舒缓的旋律并存。历经了十年特殊历史时期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们在沉睡中觉醒,迷茫中看到了希望,彷徨中开始寻找方向,音乐无疑是最好的精神突破口和宣泄渠道。吉他这时候开始悄悄的走进人们的生活中,大街小巷似乎到处都能看到身背吉他的小青年,每当夜幕降临他们三五成群聚在大树下或者河边乘凉,在这些地方经常会有人怀抱吉他倾情弹唱。张路春很快融入其中,成为了其中一员,不过,他比一般的年轻人更痴迷,更投入。自学不久,他开始四处寻找老师。他居住的院子里也有会弹奏的,他就前去请教,然后没日没夜足不出户地疯狂练习,院子里的人都说这孩子着了魔。没过多久院子里的老师已经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了,他开始在北京城里四处求教,听到哪里有教吉他的老师,或听说谁弹的好就直接找上门学习。在四处拜师的那段时间里,为了攒点钱去买点稍好一点的烟酒糖茶给老师,他开始做起了临时工,老师们都为他的锲而不舍认真好学的精神所感动,也都倾尽全力的教。80年后期张老师遇上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位导师茹小壮老师。小壮老师不仅无私的教张老师弹琴,还引导他看一些名箸书籍,给他指引人生的方向。跟着恩师茹小壮这段日子张老师进步

            很快,不久在吉他界就小有名气。

              之后他父亲工作的生物制药所开始招工,他顺利地通过考试进入了工厂,有了稳定的收入,也为他继续学琴奠定了经济基础。于是一边工作,一边到音乐学院进修,进修期间他主要以民谣弹奏为主。这阶段他的工资都花在了听课和买琴买资料上了。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来自朝鲜延边的吉他高手。他非常认可这位老师的演奏技法,于是请老师来家里住了半年,每天只要有空闲时间就玩命的弹,这段时间他的演奏技术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可是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没有弹奏出心中想要的感觉,直到两年后看了一场演奏会才恍然大悟,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看了那场演奏会才知道古典吉他是怎么回事。

            阿根廷的一位女性演奏家来做古典吉他交流表演,他和一同进修的同学去观看演出,当演奏家手指触动琴弦,美妙的音乐从她的手指尖流淌的那一刻,他的心醉了,这就是他一直寻找的感觉,他一直寻找的音乐。他们被老人的音乐震撼了,他和同伴们兴奋地坐不住了,趴在台前看,演出结束后跑到舞台上抓住演奏家的手看,想看看这么美的音乐是怎么弹出来的。看到演奏家居然还留着指甲,他们很惊讶,因为在他们以前的学习过程中,弹吉他是不能留指甲的,而且演奏家用的琴用的是尼龙弦,当时国内的琴弦基本以钢弦为主,尼龙线没有普及,音色也没有这么柔美。 从此他疯狂的迷上了古典吉他,开始四处寻找古典吉他的演奏技法。

            1985年他参加了北京市文化部门组织的一场比赛, 他脱颖而出,获得北京市器乐比赛古典吉他第一名,得到奖金30元。紧接着吉他协会找到他,社会上的一些学校也开始请他讲课并教授吉他,他的吉他演奏和教学得到了认可,电视上也经常播出了他参赛的视频,一夜间他红遍了吉他界。以前生物制药大院里说他不务正业的大爷大妈,见了他开始伸出了大拇指。随后北京朝阳区文化馆,和北大、交大、中科院等高校的团委骨干和以及全国各地吉他协会及相关组织开始找他讲课培训。87年到92年期间他一直忙碌在国内各地教学,还经常去上海广州等地参加演出比赛,接触了很多国外的新鲜理念和技术,越来越觉吉他的魅力无穷。他重新从新的高度审视自己,觉得自己的演奏进入了瓶颈阶段,要想突破技术难关,就要继续深入学习,于是他毅然决定出国深造。起初他计划去吉他的发源地西班牙,可是西班牙的签证没有办下来,当时有个朋友在波兰大使馆工作,而且波兰的吉他演奏水平在东欧也是一流的,于是在朋友的帮助下,他终于迈出了国门,来到了音乐家肖邦的祖国波兰的波兰卡托维斯音乐学院深造。


            求索

            时光荏苒,转眼他在波兰生活了二十多年。初到波兰他一边在学校学习,一边在一个朋友介绍的餐馆里打工帮厨,可是他工作的那家餐厅由于经营不善,半年多的时间也没给发他工资。没多久从家里带来的钱就花得差不多了,为了维持生计,他就开始在贸易行帮忙做贸易,还给来自中国的朋友做翻译,过了几年有了写积蓄后自己开了一家中餐馆,餐馆一开就是十五年。可是随着事业的发展,他的音乐梦想却渐行渐远了,心爱的吉他也落满了灰尘。

            虽然在波兰生活了二十多年,可他依然保留着中国国籍,那是他的根。偶尔餐馆打烊早些,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强烈的思念祖国,这时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抱起吉他,弹奏一曲《无尽的乡愁》,寂静的夜晚,飘荡在夜空的曲子承载了他的思念,他的理想,他的青春、他的过往、他的梦想。


            梦想的回归

            2000年开始他经常回国和朋友家人交流,并且参加了一些国内和古典吉他相关的活动,2015年,他正式回国定居,他要重新开始生活。当年玩在一起的同学和伙伴很多都功成名就开始享受安逸的生活了。聚会的时候朋友们都问他回国的打算,他说我要重新开始人生,去深圳广州打工,当时大家都觉得他在说笑,认为他在国外生活了二十多年,衣食无忧,如今回国应该也是落叶归根享受生活了,可因为心中的梦想一直在躁动,他默默地开始了新的计划。

            说起回国的原因,他说在国外漂泊生活了这么多年,为了生存打拼终日忙碌,如今孩子大了,事业也都稳定了,现在静下来就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想完成自己的梦想,那就是成为古典吉他演奏家的梦,他要实现他一辈子的梦想。于是他重新拿起了吉他,开始了没日没夜疯狂的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年的魔鬼式训练,当年的状态在他的指尖一点一点的回归,他找到了当年演奏的感觉了,自信大增,于是制定了更加紧密而科学的训练计划。随着生活阅历的积累,他对乐曲本身的内涵和对演奏技法都有了新的感悟,更以一种成熟的吉他诗学演绎作品,比年轻时关注结构与力度,声音线条爽朗,大气,并在此基础上体现音乐的灵动与美妙。

                  每一次弹奏,他都力保精神的端庄与情绪的投入,有一种乐比天大、心无旁骛的严肃,节奏与口气准确的拿捏,乐思步步为营,细节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守法度,不逾矩,也是他弹琴的信条,所谓戴着镣铐跳舞,不能轻易把镣铐解开,扔了了事。只有法度的限定, 才能让弹奏放得开,收得拢,而非天马行空,天花乱坠。古典吉他上手容易,弹好却难。越往深走,越觉得突破的艰辛,因为乾坤之大没有边界,而原地打转者众多,每深入一步都要加倍努力,但本人让吉他弹奏回归其固有的美学与规矩,是对吉他之“道”的维护与坚守。”

            带着这样的信条,短短几年的时间他重新融入了中国的吉他世界。他的足迹开始遍布大江南北,开始了古典吉他的交流和培训。此次来海南交流就是在一次吉他赛事中,海南吉他协会的朋友认出了他,多年前曾经听他讲过课,对他印象特别深,对他的演奏十分欣赏,所以强烈邀请他来海南交流。张路春的海南之行给海南的吉他界带来了一缕春风,特别是为古典吉他的演奏和交流提供了新的平台,引领了广大吉他爱好者登上新的台阶,这美妙的琴声将会在每个人心里流淌。

            说起海南吉他界的现状张老师觉得,目前海南的吉他协会的活动相对较少,应该多邀请岛外的演奏专家和学者多来交流,给大众提供音乐鉴赏的机会;岛内的爱好者也应该积极主动参加内地的活动,只有相互交流才能开拓眼界、提高水平;文化馆或图书馆等相关部门更应该定期组织讲座,进行师资培训,老师们的水平提高了,整体品质自然随之提升。尤其现在国家大力扶持海南,正在全力打造海南自由贸易港,各项优惠的政策不断,逐渐在向国际化发展,此时更应该发挥音乐无国界的优势,早日从文化和思想上和国际接轨。

            在张路春的微博里有这样一段话:回到国内已经有几年了,认识了太多太多的朋友!有过太多的感动。我重新抱起了放下了将近20年的吉他。每到一处,都有那么多的朋友。我爱音乐、我爱你们。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国内,所到之处,都能够看到一张张因为音乐而聚到一起的笑脸。因为音乐,你我结缘。如果,我们抱一把吉他,轻弹低唱,相约走过这开满繁花的春天,那该是怎样的美丽风景;如果,我们于闲暇时光,跨越时空,畅聊我们酷爱的音乐,那末,生活将会更充实,生命将会更丰盈。

            来吧,朋友,我期待与你相约,路过春天,度过美好的每一天!